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综合信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综合信息 > 文章

居民隔窗向中央领导举报:“假的,假的” 中央指导组:调查

时间:2020-03-06 10:14:2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60343037840256313&wfr=spider&for=pc

http://china.qianlong.com/2020/0306/3798962.shtml?prolongation=1


3月5日的“新闻联播”,播出一条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察看社区防控和群众生活保障的新闻。新闻里面有句话,信息量很大:“针对群众现场反映的困难和问题,孙春兰立即要求省、市领导深入调查,不回避矛盾,杜绝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,要坚持务实作风,实事求是、切实解决问题,提升群众满意度。”


群众反映了什么问题?中央指导组又是怎么解决的?

从5日中午开始,关于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小区考察的帖子在网上流传开来,有文字也有视频。

帖子里说,5日早上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考察时,有居民从家里的窗户向正在考察的中央指导组喊,“假的,假的”,主要反映的是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送肉给业主,实际工作不到位的情况。


据陶然笔记了解,帖子里关于现场的内容基本属实。

孙春兰副总理当即要求省市领导深入了解情况并指出,群众有情绪很正常,这提醒我们,社区群众的基本生活保障还存在短板。不要掩饰矛盾,要实事求是,明确问题出在哪里,及时解决问题、化解矛盾,绝不能搞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。


大约4个小时以后,中央指导组召集省、市有关负责同志召开专题会议。研究进一步做好群众生活保障工作,强调要打通生活物资供应和社区服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做好社区群众的心理疏导工作,让他们居家生活更加安心。


武汉市已经派人对社区的3000多户居民逐一上门,入户调查,了解具体诉求后着手解决。


了解的情况,大致如此。关于这件事,还想说上两句。


首先,不掩饰矛盾才能解决问题。

中央指导组上午察看社区,现场发现问题当即要求着手解决,下午召开专题会议,要求举一反三,切实转变工作作风,及时回应群众诉求。

这些行动的出发点只有一条:坚持实事求是、一切从实际出发。

持续日久的疫情防控,给社会治理带来的问题和挑战是多方面的,甚至是十分棘手的。

不怕有问题,就怕回避问题,不怕有矛盾,就怕掩饰矛盾。

实事求是地直面问题,才能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。


其次,当前尤其要关注社区防控和老百姓的生活保障。

前一段时间,疫情防控工作的突出难点集中在收治隔离问题上,通俗讲就是“人等床”。

现在“人等床”的矛盾得到解决,出现“床等人”的情况。这方面矛盾解决了,社区防控和老百姓的生活保障问题就凸显出来了。

从社区防控看,全国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态势,但是湖北和武汉疫情防控任务依然艰巨繁重,对疫情的警惕性不能降低,防控要求不能降低,还是要继续抓紧抓实抓细。

从老百姓的生活保障看,离汉通道关了40多天,社区封控也有一阵子。家里关久了,生活物资采购、慢性病药品采购、其他疾病就医就诊、患者复诊交通通勤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冒出来了,心理上出现焦虑、烦躁甚至怨气很正常。


百姓生活保障问题,是整个疫情防控武汉保卫战、湖北保卫战的一部分,不能靠蒙上眼睛来解决,只能靠真正弄清居民诉求、真正了解社区难处等扎实细致的工作去推动。

最后,这件事也让我们看到武汉人的爱憎分明。

工作做得好不好,到位不到位,老百姓心里有杆秤,会做出公道的评价。

对于脾气火爆、爱憎分明的武汉人来说,更是如此。

真正做事的社区工作者,老百姓看得清清楚楚。

前些天关于武汉市多闻社区书记的采访视频,就看得人热泪盈眶。

做得不好,假的就是假的,就要喊出来,谁也拦不住。

英雄的人民,名不虚传。


延伸阅读:

湖北鄂州全面清理“四类人员”:白天看表,晚上数灯

3月5日16时,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第39场新闻发布会。

湖北省鄂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刘海军介绍,鄂州市全面清理“四类人员”。从2月19日开始,我们进行了3天的大清查。我们采取的方式是白天看表,晚上数灯。白天看电表、水表转不转,晚上看灯光亮不亮,然后上门主要做三件事情:第一,对在家的户主进行全面的摸底,特别是对特困群体进行排查。第二,上门测体温,看有没有发热病人居家。第三,看有没有居家的密切接触者,如果有密切接触者居家,立即组织转运到集中的隔离点。

战疫一线记者日记:来到武汉第38天,我习惯了很多事

来到武汉第38天,我几乎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慢慢习惯了很多事,习惯了频繁洗手,习惯了每天耳边灌满医学名词,习惯了采访写稿的高频率,也习惯了难眠的夜。

在驻地酒店的房间里,有一扇大落地窗,我习惯坐在窗前写稿、看书、吃饭,窗外的景色也慢慢融入了我的生物钟。

低头望,楼下有轮休的医护人员正在运动、散步,这时应该是晚饭后的6点多。高楼大厦之间,写着“武汉加油”的霓虹灯突然亮起,照得落地窗闪着红光,这时则是晚上7点。

一本书读到一半,忽然发现窗外的霓虹灯灯光不再闪耀,武汉这座城市开始进入梦乡,那么应该是到了晚上11点。楼下有一家工商银行,夜幕中唯一的一抹红光是银行门头上的Logo,而等到Logo的灯都熄灭时,就是凌晨1点了。窗外这条三角湖路被黄色的路灯灯光勾勒成一道弧形,每隔一段,红绿灯交替变换着颜色,看久了,竟有催眠的效果。街道上很难看到车,时间仿佛都静止了。

忽然,一辆579路公交车打破了“静止”,从弧形的三角湖路上由远及近,一直开到驻地门前停稳。刚刚离开战场的北京医疗队队员们回来了,此时,已是凌晨2点半。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(陶然微信公众号)、 北京日报、 北京晚报、千龙网综合


上一篇:李文亮、徐辉等获全国卫健系统先进表彰 江苏30位医务工作者、5个团队在列

下一篇:武汉居民向指导组喊“假的”后买到廉价菜 当地:不会为难喊话居民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地址:想找能找到  |  版权:八谣信息网  |  电话:有事留言  |  
Copyright ©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bayao.info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