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综合信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综合信息 > 文章

李文亮医生事件最新消息 一个记者眼中的疫情吹哨人李文亮

时间:2020-02-10 18:07:2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李文亮医生逝世后,网上出现了几种声音。主要分歧在于对他“吹哨人”角色的定位。

  一种是,认为他是“英雄”,为真相挺身而出,吹响了预警疫情的哨声。

  另一种是,认为他就是个善良的“普通人”,所发之言仅是为了保护私圈袍泽,虽有可敬之处,但不该上升到吹哨英雄的高度。

  还有一种是,认为他的贡献仅在于作为医生治病救人,最后牺牲在防疫的一线;但他的“吹哨”对疫情发展没有任何作用、甚至还“干扰了防疫工作”。

  以上,第三种是比较容易辨别的,不详述。但在第一种和第二种之间,在“英雄”与“普通人”之间,仍有很多模糊地带。

  _

  人们在武汉中心医院悼念李文亮医生。

  他真的向社会吹哨了吗?我想是的。

  原因有很多,这里只谈一点:他不仅仅是在微信群里发出了警告;武汉封城之初,在信息极端匮乏的时刻,他顶着压力,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曝出了那张训诫书,并最终决定实名。

  如果说,他最开始在微信群里的警告只是出于普通人保护社群的本能,对可能引发的官方反应也完全没有预期;那他后来接受媒体采访、并决定实名的时候,一定不是没有意识到可能的“后果”。他仍然决定这样去做,证明他是一个对公民责任(civic duty)有充分自觉的人。

  在“英雄”与“普通人”之外,我更愿意用“公民”这个身份来形容他。


  做记者有一些年了,仍然常感到工作里最艰难的部分之一,就是说服人们实名接受采访。原因也不难理解:对普通人来说,接受媒体采访,是一件没什么“实际好处”、还很可能“惹麻烦”的事情。

  日常采访已经如此,更不用说每次遇到重大公共事件的时候。处于事件核心的人群,往往早早地就被叮嘱或勒令,不能私下接受采访。

  “普通人”李文亮,本可以有一百个不接受采访的理由:他是名医生,在体制内有大好的前途;他刚刚遭受“训诫”,再告知媒体那简直就是“顶风作案”;武汉已经封城,他所处的事件是场大飓风,没人知道会刮向哪里、摧毁什么。

  但他仍然选择向媒体讲出他的故事。或许是受朴素正义感的驱使,他只是简单地想要帮助人们了解真相;或许是眼见了日益失控的武汉,他希望外界的关注可以拯救这座城市。具体我们无从得知。

  但无论如何,这是一个普通人决定要从私域走向公开、从个人走向公众的节点。公民李文亮,把这份沉甸甸的信任交给了媒体。借用一位记者前辈的话,“那是他真正的吹哨时刻”。


 1月27日,以匿名采访的形式,“北青深一度”首次将李文亮的故事报道了出来:一个受训诫的武汉医生,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,之前群内言论被断章取义。

  这篇报道引起了巨大反响:人们亲眼看到了那份传说中的训诫书,尽管训诫对象的名字被隐去,但它某种程度上坐实了“官方对疫情的知而不报”的猜想,舆论哗然。

  1月30日,李文亮实名接受了财新的采访。差不多与此同时,他分别实名接受了新京报、冰点周刊、南方都市报、中国经营报等媒体的采访。由于他当时已经说话困难,一些采访是通过打字来完成的。2月1日,他正式确诊新冠肺炎。

  一种质疑之声是:随着越来越多信息的公开,到1月底的时候,舆论已经普遍倾向于“武汉造谣八君子”平反。李文亮在那时接受采访,并非一件风险很大的事。

  这里提一个财新报道的细节:

  可以看出,即使是在1月底的时候,接受媒体采访仍然不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。李文亮医生和这位女医生,也许都是爱岗敬业的大夫、都是各自社群里的好成员,但李医生堪称真·公民。

  另一种质疑的声音是:李文亮接受的这些采访,对疫情防治真的有用吗?

  往大了说,李文亮是医生群体们对公众发声的先行者。这些天以来我们看到的,最核心的事实报道、最有信息量的采访,大部分都来自于对一线医生的采访。在官方信息缺失的情况下,是它们在帮助公众理解防疫的全貌和细节。

  而这样的互动之所以成为可能,恐怕要感谢李文亮松动了那第一颗螺丝钉,创造了一个对医生相对友好的言论环境,让医生们敢于讲出真话,不用担心。

  如果细看李文亮接受过的采访,还会发现很多的闪光点:

  他对南都记者辟谣:“网上有人说我被吊销执照是错误的,需要澄清!”

  他对中青报记者说:“我只是个普通人,不是什么英雄。但如果大家更早知道疫情,提早防护,肯定情况比现在更好。”

  他对新京报记者说:“康复后我想赶快回到一线工作,继续为患者看病。”

  他对财新记者说:“真相比平反更重要,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。”

  … …

  在一个相对动荡的时代里,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总是容易的。就凭这一点,我觉得媒体人都应该谢谢他。谢谢像他这样的,认可媒体的作用、愿意信任媒体、坦诚跟媒体对话的公民。有他这样的公民在,媒体的工作才有意义,社会才能更吸取教训向前走。


上一篇:为何疫情“吹哨人”李文亮去世时间有争议? 李文亮接受采访原文曝光:发现冠状病毒肺炎始末

下一篇:李文亮母亲: 没想到儿子病情会突然恶化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地址:想找能找到  |  版权:八谣信息网  |  电话:有事留言  |  
Copyright ©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bayao.info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