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综合信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综合信息 > 文章

2021,方方消失的这一年

时间:2022-01-01 12:13:0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dUUyunbqquwhmYIY458jqw


2021年年初,方方兑现承诺,捐出了日记的全部稿酬。网上很是热闹了一阵。

这也是这一年来,网络上与方方有关的最后一次热闹。


方方的微博,如今已是空空如也。

今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。而方方,也几乎消失了一整年。


这一年,发生了很多事。

有些人臭了:吴亦凡强奸,李云迪嫖娼,霍尊身陷劈腿丑闻……

有些人散了:郑爽离了,李湘离了,王力宏离了……

有些人很嚣张纵狗咬人的“安阳王”王新刚;抡摔老太太的南通城管和抢甘蔗的“黑制服”;“有一百种方法刑事你儿子”的镇委书记王丽……

还有一些人死了:福建的欧全中;河北的货车司机金德强;河南的面馆老板古新格;贵阳的摄影控青年鹿道森……


这一年,智情绪旧在舆论场上鼓噪:奥运冠军收藏耐克,被批“跪族女孩”;有人把极端天气曲解为气象武器;“限电大棋论”的闹剧收获了万千流量……


这一年,理性与逻辑继续被谩骂:做公益的陈行甲、讲点真话的张文宏,普及法律常识的罗翔,在一片口诛笔伐、围追堵截中被逼到墙角……


这一年,“行走的50万”成了热词,“只松鼠”涉嫌辱华,郑州的“雨衣爸爸”也被怀疑背后有敌对势力……


互联网上依然喧嚣,然而,几乎所有的热点事件,方方都无一例外的保持了沉默,既不评,也不转。


2020年年初,方方说自己“批评的力气从来不老”。她也曾经像个愤青一样,不停的发微博跟人争辩,不懈的写文章讲道理,也嬉笑怒骂,也谆谆劝导。

但无济于事。

即使在兑现承诺,捐出了全部稿以后,依然是背负一身骂名。“恨国党”“女汉奸”“递刀子”……扣过来的“帽子”,一顶比一顶大,一顶比一顶更吓人。


终于,这个倔犟的老太太,还是厌了倦了,按下了静音键,淡出了舆论场。从此,风清云淡,江湖不见。


舆论场没有了方方的声音。只是,偶尔的时候,会有人在想起她,还有那句经典的“敲锣女常有,而方方不再有”!


说起来,这一年从舆论场上消失或正在消失的,不只是方方。


罗翔退出了微博;

陈行甲注销了微博;

骚客文艺停更了,易小荷在告别信中说,“在悬崖边上站久了,有点累……”

停更半年后回归的呦呦鹿鸣在《我看到了自己的未来》中说,“那个日拱一卒的卒子,死了,在路旁一个味道难闻的水沟里,一丝不挂……”


2021年,终于跌跌撞撞的熬到了最后一天。年末岁尾,盘点这些细微,总觉得有几分无奈,还有些对未来的恐慌。

当理性者越来越沉默时,此消彼长之下,只会让反智者越来越狂欢,我们将迎来的,也许只会是一个更加无法预测的未来。


两年了,人类还没有走出疫情的阴霾。

去年的今天,我在文章中说,“这操蛋的2020年,我一点也不喜欢”。没想到,今年,还是艰难。

也许,2022年,还会很难。


哎!还是不要如此沮丧吧!

80年前,阿尔贝·加缪在《鼠疫》中说:

有些人耐不住沉默寡言的苦闷,但又不能和别人推心置腹,于是只得人云亦云,讲些老生常谈的话,聊聊一般的人情来往,社会动态,无非每天的新闻而已。把最真实的痛苦通过庸俗的套语来表达,这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他们毫无道理地受着苦,又毫无根据地抱着期望。

我想,我们可以毫无道理地受苦,但不要也不会是毫无根据地拥抱期望。


这是2021年的最后一篇文章了。好了,就写到这里吧。

最后,祝方方元旦快乐,也祝各位元旦快乐!

在新的一年,愿我们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!!!



上一篇:有人云:谣言,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

下一篇:没有了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想找能找到  |  地址:八谣信息网  |  电话:有事留言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bayao.info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.COM